芣苢芣

Black high heels

☆女装!老爷注意!!!
☆大超和老爷已经在一起!的设定
☆ooc都是我的锅_(:_」∠)_
☆情人节我随便发发,当然背景并不是情人节
☆大家情人节快乐啊,不过仍然是单身狗的本人_(:_」∠)_

      Clark从来没有想过会被派到这种地方来。没错,作为记者,确实要做好随时为事业贡献一切的准备,但那并不代表他要去一个变装酒吧来打探最新一批毒品的消息,还是在哥谭。

     稍微换了身衣服,摘下眼镜,将刘海随意拨乱,对着镜子仔细确认不会让自己的身份暴露,就走出所在的旅馆,随着嬉闹的人群一同流入这条满是酒吧的街道。找到目标之后——其实根本不需要找,因为那震耳欲聋的音乐声即使是在喧嚣的酒吧街隔着很远也能听到——Clark流畅地拐了个弯,然后果不其然地看见一群打扮奇异并且浓妆艳抹的男女忘情地在炫目的灯光下随着音乐扭动,感觉就像群魔乱舞。Clark尽量避开凑过来的人们——没办法,这里人实在是太多了,Clark都在惊奇为什么至今为止还没有人被挤出去——努力在摩擦着的躯体之间开辟出一条道路,很显然他失败了,仍然有裸露的皮肤时不时蹭过他的手臂,而那些人毫无知觉,就像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一样。

     不过在这种情况下遇到Bruce也许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在吧台的右侧,被一群人围着,Bruce就坐在一个高脚凳上。如果在平常时Clark不会这么说,但是现在,在这个该死的酒吧里,Clark想这么形容他:像个女王似的。Bruce穿着类似披风一样的外套,长长的衣摆散在手臂周围,遮住了他经常锻炼的肌肉线条,他似乎穿着一条和披风相配的裙子——裙子,Clark想,他居然能在有生之年毫无违和感地看见一条裙子穿在一个男人身上,那个人还是Bruce——,长到小腿半中的黑色裙子因为Bruce翘起的腿而向上挪了几寸,而他经常包裹在西装裤下的小腿则在黑色下显得更加苍白。但是真正吸引Clark的,是Bruce脚上踩着的那双鞋,一看就知道价值不菲,Clark突然想起来前几天还在报导着哥谭王子又在哪个专店买了一双鞋,各大媒体都在猜测又会是哪个幸运儿拥有这双鞋,可是接下来几天都再没有消息,原来是穿到自己脚上来了。而且,Clark盯着那双鞋,他绝对见过这双鞋,在什么时尚杂志之类的。Bruce的脚和他的小腿一样白皙,搭配上黑色的高跟鞋显得精巧又脆弱——但事实上Clark知道并不是这样,Bruce曾经用这双脚干过的事情他都一清二楚——,鞋上缠绕着暗银色的藤蔓,那几乎十五厘米高的鞋跟上也有,像是Bruce的脚是含苞的玫瑰,需要尖刺的保护(实际上我想吐槽Bruce已经够像尖刺的了_(:_」∠)_)。他画着足够让别人无法与他原本的身份——不管是Bruce Wayne还是蝙蝠侠——联系起来的妆,摇晃酒杯的方式就像那是装着陈年佳酿的高脚杯而不是廉价的玻璃杯,他旁边的男人正一脸讨好似的和他讲着话,而四周围住他们却与他们相隔一米的壮汉则带着畏惧又爱慕的表情盯着那个装扮奇特的男人。

      也许是觉察到从吧台另一侧射来的炽热目光,Bruce移开像感兴趣似的放在啤酒杯上的水珠的眼神,抬起头从人头攒动的缝隙里对上Clark的眼睛,看见他没有架着那副用来遮挡的眼镜时挑挑眉,然后扔给他一个兴趣盎然的笑容就转过头适时地接上一个话题。Clark也不着急,虽然穿成这样的Bruce他是第一次见到,但是也清楚的知道这人来这里并不是因为一时兴起,想必他也和自己有相同的目的,于是便叫了一杯酒和酒保套起话来。那人,是前几个月出现的,以前不这么穿的,今天应该是兴致高,酒保指着Bruce,又圈了圈Bruce身边那几人,觉得你是新来的,就直接说了吧,那几个是哥谭最大的毒品贩子。看来在这样的酒吧这么说话已经成为了这些人的习惯,也许是酒保觉得他会是下一个常客,因为他看起来已经完全被Bruce迷住了——虽然Clark承认,确实是这样——,Clark深以为然地点头,然后又叫了一杯稍贵一点的酒,就当送给那位“女士”,酒保看他的样子就像是又看到了一个无药可救的笨蛋,但事实上Clark知道无论现在Bruce有没有回应他,在回到韦恩庄园之后,他都会的。

      而出乎意料的是,Bruce在收到那杯酒时,就握着杯子走过来了,看来是收集到了足够的情报,近几天蝙蝠侠应该要出动了,Clark这么想着,看Bruce踩着优雅的步子——用那高得见鬼的鞋子——向他走来,而旁边的酒保看起来就像是见了鬼一样,虽然Clark猜想自己的表情也没有好到哪里去。

      怎么,看到我来很惊讶吗。Bruce抬起高傲的笑脸问他,一边避开走出包围后蹭上来的人——不管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他轻巧地在人群间穿梭,就像他现在是身披黑衣的哥谭骑士一样,虽然他的确是穿着黑色,但是那绝对不会使人联想到哥谭的恐怖传说就是了,而Clark突然发现自己对高跟鞋有了无上的兴趣——Clark怀疑,如果Bruce再穿些什么奇怪的装扮他也会毫不犹豫地爱上那些东西的——,Bruce对高跟鞋的掌控能力简直比一些女人还强,他就这么迈着步子走到Clark身前,还端着那杯该死的,Clark给他点的,见鬼的酒。Clark在心里默默捂脸,心想如果他远在堪萨斯的妈妈听到他的心里独白绝对会狠狠敲他的脑袋的。

      我难道不应该惊讶吗?Clark面不改色地回答,当然心里是翻江倒海——不,他永远也不会告诉Bruce当他看见Bruce穿着高跟鞋是心里的想法——,对面的Bruce听到这句话后挑着嘴角笑了,将杯子一搁坐上他旁边的高脚凳,手肘杵着吧台对吓呆了的酒保抛了个媚眼,好了,Clark想,现在那酒保只怕是永远都醒不过来了。

     这里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啊,小记者。

     我想这里也不是您这样的人应该在的地方,Mr.Wayne。Clark身体前倾,凑着他耳边低声说了一句。再说,我可是有公务在身。他身子靠后时又恢复了他刚才天真无辜的笑容。

      Bruce的表情阴了阴,又调整过来,挂着一副无所谓的调笑嘴脸,先前那些围着他的人只觉得这表情和他们所认识的那人不同却又似曾相识。小记者,酒保说这是你给我的。Bruce扬起下巴示意了一下吧台上颜色鲜艳的酒,所以说,你想钓我?

     喔,Clark假装局促地喘了一下,您怎么能这样想呢,亲爱的女士。他还特别留意了听到“女士”这个词时Bruce咬牙切齿的样子,我不过是纯粹的想表示一下我的仰慕罢了。

      十分无聊的理由,Bruce抬起右腿搭在Clark摊在大腿上的手,不过我倒是挺想钓你的。尖锐的鞋跟直指Clark的腹部,Bruce脸上的表情让钢铁之躯觉得他会用鞋跟捅穿自己的腹部。

      不过现在的状态应该是捅穿自己的心才对吧,Clark暗暗发笑,这样极富攻击性且还穿着女装的Bruce可不是他能经常享受到的。好啊,请问女王陛下有什么吩咐吗?一只手托起脚踝,另一只手趁机抚摸上小腿,摩挲着其上浅粉色的伤痕。显然对面的Bruce对于“女王陛下”的满意程度多于对“女士”的,因为在Clark开口的时候他受用地眯起了眼睛,不过也不知道是不是Clark的回答的缘故。
唔,我累了,送我回去。Bruce抽出他的腿,Clark惋惜地叹了口气——当然换回了Bruce的瞪视——,随后咧开了嘴,当然,我可以吗?他拉拉衬衫上的皱褶,对着Bruce伸出手。

     不,我腿疼,你抱我。这个要求有些出乎Clark的意料——并不是说他不高兴,他当然对此开心的要死——,因为不论是Bruce Wayne还是蝙蝠侠,他们都非常在乎脸面,被另外一个男人抱着,别说是公共场合,就连在韦恩庄园也很少发生,不过兴许是因为今天的Bruce既不是花花公子,又不是黑暗骑士,所以他才会小小地放纵自己一回。我的荣幸。然后Clark就在一干人惊诧的表情中打横抱起了笑得自在无比的Bruce,走出了酒吧——顺便一说,店里面扭动着的男男女女不知什么时候将注意力转移到了他们之间无聊的对话上,所以他们走的时候毫无障碍,因为那些人已经体贴地让出一条道来了——,当然,当人们追着他们来到小巷的时候,那里已经只剩下一只孤零零的黑猫了,毕竟夜已经过了大半,如果小记者想要多享受一下接下来的时光,还是应该飞回去,以节省时间。当然,至于他们是怎样享受的,那就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完了,就酱~
鞋是Ralph&Russo的伊甸园系列,很好看的一双鞋不过贵的要死_(:_」∠)_

评论

热度(67)

  1. 异想天开芣苢芣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