芣苢芣

【特工组1.0】七年(九年?)之痒

啊他们好忙啊_(:_」∠)_
OOC全赖我_(:_」∠)_
为了他们锅我都背_(:_」∠)_下手请轻一点_(:_」∠)_



      世界上最可怕的,并不是生与死将两个人分开,而是等到有一天,时间冲淡了感情,就这么和平地散了。
——一个奇怪的题记


1.
      Solo以前曾经想过,他们之间如果没有感情了会是什么样子。他也曾经问过Tony,如果自己不爱他了他会怎么样。
      “唔,大概会和平分手吧。”Tony在说这话的时候没什么表情,因为那双会传达情绪的双眼并没有直视Solo。当时Solo仗着年龄小还扑过去紧紧抱着Tony说放弃吧我这辈子都不会放过你的你就做好觉悟吧。

      然而它却来得这么快。

      Napoleon Solo与Tony Mendez认识的第十一年,他们在一起的第九年,Solo发现,他对Tony再没有感觉了。
      Solo曾经设想过这个问题——也许不应该是问题,它只是一个场景——到来时,他会是怎样一种心情,恐慌?愤怒?或者无奈?不,他只是,淡然了。
     这九年,就像一杯糖水,但时间就像是水,加得多了,再甜蜜的生活,也变得索然无味了。
     更何况Solo这人,天生不应该被束缚,也不会有归宿,生性本就风流,Tony Mendez是个意外,而如Solo这样的人,为他停留九年,也许已经是极限了。
     所以Solo打电话给外出任务的Tony的安全屋,“我想离开了。”
     “嗯,和平分手吧。”一如他多年前给的回答,也一如那时的语气,没什么感情。

2.
     Tony Mendez早就知道,这样的事情注定会发生,只不过是迟早的问题罢了。在很久以前当Solo说要和他度过一生的时候,他就知道那不过是热恋中的人说出来的话罢了,毕竟谁都不能预测到下一步情感会是怎样变化的。所以Tony一直将他们在一起的每一天当做最后一天——到不是说他每一天都在为此纪念,他只是珍惜他们在一起的时光,珍惜Solo的每一句表白以及调情,还有等待着那一天的到来,等待着Solo的“我想离开了”。

     而事实证明,他等到了。

     “我想离开了。”Solo在电话那头平静地说着,而Tony也平静地回复他,控制着感情不要再挣脱理智去做什么自降身份的事。事到如今都已经到了今天这一步了再说什么都无法挽回,所以还不如干脆点放他自由。
     挂断电话后自嘲的笑容还是不经意爬上嘴角:你看,这九年还是没白过的,他都已经准确地预料到Solo会说什么了。
     其实Tony是一个很专一的人,当他认定了一个人,就再也不会改变,不过这个也没必要让Solo知道就是了。知道有什么用呢?知道会让Solo感动一下就在他身边但不出一年还是要离开的,他已经厌倦了,Tony可以从他平日里的举动看出,他开始忍耐,Tony也仍在等待,等待着哪一天他无法忍受然后给他自由,他原本——不,生来——就拥有的东西。
     所以出完任务之后他主动申请下一个任务去偏远的地方执行,也算是一种逃避吧,他想。平淡如Tony也会需要好好想想,这九年来和Solo一起的的生活。
     但当他接到CIA打来的电话时他还是毫不犹豫地赶了过去,“只是觉得你应该知道,”那边平淡无奇地说,“毕竟你们应该是挺好的搭档,Solo那边出了点问题,他现在被人囚禁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需要你放下手中的任务来营救他,会有人来接替你的,你是我们最好的救援专家,而他是我们最好的特工。”

3.
     Solo知道CIA一定会来救他的,毕竟他们可不会将好不容易到手的人白送到别人手上(不过如果搭上对方小半个组织算“白送”的话,Solo想)。但他没想过他们会如此重视他而派出最好的救援人员,也没想过这人也有失手的那一天。
     要是以后再次回忆起,他必定会叹道:关心则乱。
     Tony是跑进来的,带着焦急的神色,看到浑身是伤的Solo他就跌撞着扑了过来,一边给他解开手铐一边骂骂咧咧,疏忽大意地将背后完全暴露给了从后面袭击的守卫,Solo的“小心”还没有说出口,Tony的后脑就被铁棍击中,“抱歉啊,好像还是没能帮到你。”Solo看着Tony抬着那双真诚的眼睛忍痛给他解开了束缚,然后昏了过去,而守卫则得意地笑着。Solo想着袭击了Tony算这人倒霉,然后一拳击上对方的下颌骨,在那守卫晕了过去之后狠踹了他几脚又想算他幸运,要不是上头有令他就真下杀手了。
     后来跟上来的特工忙着将他俩转移到救护车上,虽然没什么必要但是为了Tony Solo还是一起去了,一路上Solo盯着Tony的脸,突然想到自己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做了,那只是在刚开始,每当Tony睡着时Solo总是喜欢看着他,观察他眉眼间的温柔痕迹,回忆Tony的一举一动,每一个表情都能使Solo笑出声。如今Tony闭着眼睛时眉头紧皱,像是做着一场不那么明朗的梦,Solo怀疑这样的情况已经持续很久了。这人总是这样,没人在身边时就不会珍惜自己,Solo认真想了想,做了个决定。

4.
     Tony醒来时,四周白花花的,Solo坐在病床前给自己削苹果。
     “刚才医生才说着呢,你就醒了。”Solo放下被他犯强迫症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苹果,笑盈盈地将手边的温水凑到Tony嘴边,Tony诧异地吞咽着,心想,Solo怎么会有时间来这里,又看见Solo脸上的伤痕,便开始担心那些人的安危,敢动Napoleon Solo的脸,肯定是活腻了。
     “我想了一下,”将水杯放回床头柜上,Solo双手拢住Tony没有输液的那只手——顺便一说这人居然又好几天没好好吃饭,都沦落到输营养液的地步了,回去要好好做一顿饭给他,Solo想——认真地看着Tony,那双会表达情绪的眼睛又一次避开了他,“我们复合吧,Tony。”不几秒那双眼睛又一次抬起,里面写满了震惊,脸上但是没什么表情,不过深知Tony的Solo明白那是困惑的意思,他大概在想自己是不是在出任务的时候伤到脑子了,Solo笑着看Tony犹豫着要不要开口发问。
     “为什么?”最终Tony还是问了,他是不承认心中还抱有一点希望的。
     “因为我又爱上你了。”Solo瞧着Tony有些泛红的耳尖,笑着亲了亲他的脸颊,Tony红着脸推拒着,在知道反抗没有作用后便垂下放在Solo胸前作抵抗的手,转而紧紧攥着Solo的西装外套下摆。
     “那如果之后的哪一天你不爱我了怎么办?”最后Tony妥协了,任由Solo略带笑意地拥紧他,一边嘲笑自己多愁善感,一边小声地问。
     “别担心,你总是有办法让我回心转意。”Solo觉得自己忽然又回到了热恋的时期,心满意足地搂着试着拥回去的Tony。
完啦



似乎矫情了_(:_」∠)_自己看都看不下去_(:_」∠)_如果有错字就让它随风逝去吧哈哈哈哈

评论(4)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