芣苢芣

Back to the beginning

不义第五年背景
大概是蝙蝠侠一方胜利之后的故事。超人政权被推翻,而超人被蝙蝠侠关了起来。
这里的阿弗雷德是超人间接害死的,似乎漫画上是这样的(我是这么理解的_(:_」∠)_)

“我不觉得它是对的!”超人站在洒满红太阳光的房间里对外面的人怒吼,自从超人的政权被推翻之后,曾经的他的同盟们都受到了一定程度的制裁。而受到最为严厉的惩罚的,便是超人了,原本政府准备将他作为实验体囚禁起来,但蝙蝠侠作为帮助这场战斗胜利的主力提出了一个要求,就是把超人交给他。于是世界又恢复了国界与各个政府,而超人被关在了红太阳房里。
“没人需要你觉得正确。”蝙蝠侠冷冷地说,这里是重建的韦恩庄园,战后他恢复了布鲁斯韦恩的身份,重新将韦恩庄园建立起来,韦恩集团也渐渐复苏,但他仍然没有放弃蝙蝠侠的身份,虽然超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公布了这两个身份间的关系,“这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
“但战争又将爆发了,现在世界处在动乱之中,人民会被波及!”超人仍然瞪视着他,红太阳光下超人的表情显得狰狞而悲伤。
“世界因为你的统治只会变得更加团结。”布鲁斯揉着酸疼的太阳穴,这几天因为大批的事情要处理,他已经很久没睡觉了,现在他的眼睛有点模糊,头很晕,但他还要强撑着和这个从前的暴君争辩。
“从前的国家领导人也是这么说的!但是看看他们最后干出来的事情吧!我不相信!布——”超人突然噤声了,他惊诧地看着玻璃外的布鲁斯,他在争吵中,睡着了。他从来不会在这样的情况下睡着,卡尔想,随机又想起来如今联盟的事情可能仅由他和几个人担当起来,而韦恩企业又处于恢复状态需要布鲁斯担忧的事情太多了,而唯一会关心他的阿福雷德也——心里涌上一阵愧疚,卡尔离开原本待着的角落,来到布鲁斯趴着的桌子前面,靠坐着额头抵着玻璃,他观察着布鲁斯眼下的疲倦,也许我只是在后悔没能为他披上一件外套,卡尔想着,闭上了眼睛。

布鲁斯给卡尔带了几本书。

“说真的,布鲁斯,《无人生还》?”超人拿起一本,挑眉的动作像极了那个从前在他的蝙蝠洞和他打趣的克拉克。
不,别。布鲁斯,克拉克已经死了。
“闭嘴吧你,”布鲁斯对着卡尔翻了个白眼,“我可是个侦探。”这几天人间之神平和下来,他俩发生的口角少了很多。“而且我没那么多时间下来陪你聊天,要是没什么消遣你会无聊的。”一个无用的解释,布鲁斯在心里暗骂自己。
“我知道,谢谢你。”卡尔真诚地对他微笑,“你可以去忙你的,我不会添乱的,我保证。”身在天国的克拉克在对他招手,该死,停下你的笑容。布鲁斯盯着卡尔的脸,那只会让我想起五年里我们做了多少混账事儿。
然后他转身,留卡尔一人在那读着被他嘲笑的《无人生还》,回去处理大堆的公务。

布鲁斯给卡尔带来了报纸。

“唔,看起来世界经济回复良好,我们也没将他们搞太垮,哈?”卡尔抖抖报纸,他看起来不像是个施行了五年暴政的人,布鲁斯坐在房间外的桌旁处理各种各样的报表,听着卡尔犀利地评论着时政,就好像他们之间什么也没有改变,没有那地狱般的五年和彼此之间的伤害。不,停下,布鲁斯,停止你那该死的妄想,一切都已经发生,而且你还将他关进了红太阳房里。
“布鲁斯,你还好吗?”卡尔放下手中的报纸凑过来,“你的材料已经很久没翻页了,累了吗?休息一会儿吧,或者我帮你看?”卡尔认真而担心地看着他。
“什么时候你也会看这些了?”布鲁斯抬起头讽刺他。
“我、我……对不起,”那儿的人忽然就局促起来了,眼神慌张而失落,“我知道你不信任我,但是休息一下,好吗?你已经看了好几个小时了。”
也许那一瞬间布鲁斯才发现,他想念着、缅怀着的记者克拉克 肯特其实一直都在,在卡尔压抑的心里,因为他在做自己认为正确的事而那绝不能出现小记者柔软的一面,也不能让那些属于普通人的同情心出现,所以卡尔将他身为克拉克的一面锁起来,直到蝙蝠侠将这个担子强硬地卸下来,将他关进这个不足五十平米的房间扔给他几本书、几张报纸,克拉克 肯特才重新出现在他眼前,带着与露易丝活着的时候相似的、布鲁斯深深眷恋着的温柔。
于是他只是哼了一声,将手中的材料从那个小口中递了过去,用他从前对待克拉克的态度,对待现在面前这个曾是统治者的卡尔。看着卡尔欣喜的笑脸,布鲁斯突然感觉到了一阵温暖。

当卡尔第一次踏出那房间时,布鲁斯说:“对不起,卡尔,我只能给你这么一点自由活动的范围,政府那边仍然不允许你出门。”整个韦恩大宅都笼罩在红太阳的灯光下,而卡尔只是笑笑:“没事,那总比在一个小房间耗尽我的一生要好得多。”

当布鲁斯第一次在阿弗雷德死后感受到韦恩大宅是家时,是在他于韦恩企业忙了一整天回来时闻到饭菜的香气之后。他顺着味道走进厨房,发现卡尔系着围裙在切菜,旁边烤箱里的东西提示着他香味的来源,卡尔看到他之后示意他坐在一边等候。
“马上就好了,布鲁斯,”卡尔将派从烤箱中拿出,和几道看来平凡闻着却令人垂涎的菜一同摆到布鲁斯面前,然后在他对面坐下,满怀期待地看着他,“不是什么特别的菜式,我只会做这些。”布鲁斯在他迫切的目光下将信将疑地尝了尝,对于很长时间没有好好吃饭的他来说,那几道菜里饱含的温暖让他的眼睛酸涩起来。
“我很抱歉,对于阿弗雷德,”卡尔在布鲁斯脸色稍有缓和后开口,果不其然看到布鲁斯原本放松的身体瞬间紧绷起来,又阴沉了下去,但他还是决定说下去,“我…不奢求你能原谅我,我只希望你能稍微信任我一点,我不会再做什么事了。”
“你从我身边夺走了他。”布鲁斯闷闷的声音听起来像是哽咽。
“我很抱歉。”卡尔不知道除此之外应该说什么,他知道阿弗雷德对布鲁斯有多么重要,所以当初才会用他来引出布鲁斯。
布鲁斯没有再说什么,令卡尔欣慰的是布鲁斯仍没有停下手中进食的动作,“我去收拾一下,布鲁斯,希望你能尝尝派,那是玛莎教我的。”卡尔站起来,逃一般地快步走向厨房,无精打采地摆弄着工具,一会儿后他听见椅子的拖拉声以及上楼的脚步声,卡尔叹了一口气,他果然还是搞砸了。
但当他去打扫餐桌时,他又抿起一个微小的笑容。
派被吃完了。

—完—

不义总是虐的_(:_」∠)_
一直都觉得其实克拉克一直都存在于卡尔心中,不论他是不是黑化了什么的。一个肤浅的人(就是我)坚信着只要有某种契机,温柔的小记者是会再一次回来的。
还有《无人生还》其实挺好看的_(:_」∠)_

评论(1)

热度(28)